当前位置:主页 > 债券 > “老债王“谢幕,比尔格罗斯的投资秘诀
201906/12

“老债王“谢幕,比尔格罗斯的投资秘诀

什么是股票 债券 Comments 围观:

导读:在股票投资领域,不同门派和方法都有各自代表人物。比如价值投资的巴菲特、宏观对冲的索罗斯、量化投资的西蒙斯、资产配置的达利欧等等。他们如同各路武林高手,在自己的领域做到了极致。我们曾经也做过索罗斯和巴菲特的对比,前者投资收益率更高,后者管理的规模更大,投资年限也更长。股票投资中,由于没有一个“武林大会”,各路高手难分高下。然而在债券投资中,很长一段时间只有一个王者。他管理着全球最大规模的债券基金,推动了全球最大规模债券资产管理公司的发展。他如同一座高山,站立在所有债券投资者之上。曾经,他对于经济判断的每一句话,都影响着市场的波动。

他,就是曾经PIMCO的首席投资官:比尔.格罗斯。而这位“债王”最近也宣布退休。退休的一部分原因当然是糟糕的业绩。在过去四年比尔.格罗斯的债券基金每年都跑输现金收益率。然而无论多少人说他的晚节不保,依然不能否定这位巨星曾经闪耀的光芒。他在PIMCO管理的Total Return基金一度是全球最大单一规模共同基金,并且从1987年成立到2000年后期,大幅跑赢了债券收益率基准。今天我们和大家简单回顾一下,一代债王比尔.格罗斯!

时代造英雄

比尔·格罗斯在2013年一篇投资报告中,引用了流行天王迈克.杰克逊的名曲《镜中人》来解释自己的成功。他认为包括巴菲特、索罗斯和他自己都受益于一轮长期的资产价格扩张和流动性宽松,他们是时代造就的英雄。

他认为“当我们对镜自照,一般都会觉得自己不错,大鼻子和瘦削的下巴往往被明亮的眼睛和近乎完美的牙齿所遮蔽。而如果去询问别人的意见,言辞上的赞美和沉默不语、窃窃私语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均被视为对俊美容貌的认同。事实上,投资也是如此,其他任何曝光于公众的职业都是如此;来自博客或竞争对手的攻击,始终不及支持者的赞美那样令人印象难忘,甚至留下深刻的回忆。除了盼望外,这就是支撑我们生存的动力。审视镜中人,看到的影像竟然如此偏离现实,就像马戏团的哈哈镜。”

在分析一个资产管理人的能力时,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数据来给他们“加分”。比如总收益率、战胜市场的超额收益率、管理规模、给投资者创造的绝对回报金额等等。但不可否认的事实却是,大部分投资者的收益率来自时代本身的Beta。金融时报曾经做了一个有趣的研究,计算机程序所模拟的猴子中的绝大部分跑赢了1968年-2011年间的股票市场——这就是好看的猴子。

比尔·格罗斯对一些其他伟大的投资者进行了反思,其中提到两个著名的公募基金经理:比尔·米勒(Bill Miller)和彼得·林奇(Peter Lynch)。一个在2008年金融危机出现了巨大回撤,导致一世英名被毁于一旦。另一个懂得急流勇退保全了自己的优秀收益率。或许林奇的过人之处在于,他知道在适当的时候引退。至于他的“买你最熟悉的”(Buy you know the best)哲学是否能够避开互联网泡沫或雷曼次贷危机则是另一个问题。

对于资产管理行业来说,足够长的时间是考虑一个人是否“伟大”的关键客观因素。10年、20年、30年?到底要连续掷出多少次头像,你才会开始怀疑银币的两面根本都是头像,而受哲学常识偏见的影响,令长线表现明显有利于投资公司或投资经理?但是,如果一个基金经理是处于一个长期牛市中呢?

不论债券、股票或PE投资者的风格是从上至下还是由下至上的,对衡量一个投资者或其机构的标准是基于其在牛市或熊市周期中的表现。在正确的时间变现?在市场底部购买成长股?当收益率触顶时延长久期?用合适的价格购买有价值股?诸如此类。如果数据显示,你通过比市场平均水平更低的风险和更有吸引力的信息比率而获得了连续的α收益,那么投资名人堂就在不远处等着你了。投资者适应市场“四季”变化的能力是否足够证明这靠的不仅仅是运气?如果“四季”跨过了很长一段牛/熊市场周期,甚至是几十年,加冕礼可能很快就会降临。一个投资者的成长,首先应该是一个市场专家,然后是一个大师,最后变成国王。噢,要成为一个国王。

格罗斯认为:没有一个活着的债王、股神或至高无上的投资者能登上王位。我们所有人——包括巴菲特、索罗斯、菲斯这样的老家伙,好吧,也包括我在内——都是在一个可能是最有利的时期从成长中累积经验;这是投资者所能经历的最美好时代。自1970年初美元取消金本位制度起,债券市场凭借高流动性及理想的总回报,不可思议地扩张至今。如果一个承担边际风险的投资者,聪明地利用杠杆,灵巧地躲避周期性的去杠杆化和资产抛售潮,在有些情况下便会获得被冠上“伟大”的封号。然而,或许是时代成就了这些人,而不是这些人造就了时代。

PIMCO的时代,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时代,彼得·林奇(Peter Lynch)的时代,全部发生在一个信用扩张的时代。如果未来的投资时代需要投资者——看似伟大的投资者——改变方式或至少学习新的技巧呢?嗯,现在这些问题都是考验一位投资者是否真正伟大:适应新时代的能力。关键是全球一众的巴菲特们、格兰厄姆们、达里奥们、格罗斯们都很可能无法得悉这个考验的结果。一个时代比人类的寿命可能更长久;然而谁知道未来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或我们任何一个人将在有生之年有何作为。

投资中只看重大事

如果说投资上有什么大的方法,格罗斯除了享受“国运”以外,重要的方法就是盯住大事。那些总是看着“小事”的投资者几乎都是失败,只有专注长期的投资者取得了优秀的业绩。但是格罗斯也不同意用一种“超级长期”的视角去做投资。用凯恩斯的话说,长期而言我们都死了。有些基金经理会说,道琼斯一定会在某一天突破10万点。一些股票型基金经理也会说,股票长期一定会上涨,永远满仓就是了。

格罗斯并不同意这种“傻瓜”式的长期。他的长期要比一年长,比永远要短,一般是基于三到五年的投资周期。三到五年是构建投资组合的最佳期间,展望未来几年是给你的神经系统发出一个信号:投资不是赌博,而是一门严肃的长期任务。它也可以帮助你减少贪婪和恐惧,这两种心理对我们的很多投资决策都造成了影响。和许多人一样,格罗斯崇拜的一个投资英雄是杰西·利弗莫尔(Jesse Livermore)。这位股票大作手有一句对他影响深远的话:“通过这么多年的投资生涯,我发现大钱从来都不是在买入和卖出中赚到的,大钱是在等待中赚到的。” 所以,忘掉交易吧。为你的投资视野设定一个时间界限,然后向着这个界限驶去直至达到目的地。我理想的时间视野是三到五年,因为这样的期限消除了情绪的日常波动,让我可以专注于重要的宏观经济趋势,这些趋势才是主要的市场推动力量。


文章作者:什么是股票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